切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非典治愈者因过度用激素集体患股骨头坏死图

发布时间:2021-01-20 17:56:25 阅读: 来源:切墙机厂家

虽然患有肺纤维化,虽然明知抽烟会加重肺的负担,但方渤依然烟不离手,他需要通过抽烟来释放自己的苦闷。  潘琦 摄

他们是300多名登记在册的“非典”后遗症患者。在册的“非典”后遗症患者可以得到政府提供的定点免费治疗和生活补助

每周四下午,望京医院二楼骨科门诊最南侧的诊室门口总会挤满不少人。这些从北京各区县汇聚而来的患者虽然年龄、性别各不相同,却有着一样的病症:股骨头坏死。

55岁的杨志霞就是其中的一位,如今,她的病情已经扩展到三期——股骨头已经开始塌陷,在不少医院这意味着已经需要进行关节置换。

杨志霞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非典”。

事实上,这个每周四下午的门诊正是专门为杨志霞和她的“非典”后遗症病友们开设的。这些闯过了生死线的非典治愈者并没有能够逃脱“非典”的阴影——治疗时激素的过度使用使他们患上了“非典”后遗症。

“‘非典’后遗症患者分为两种,一种是医务人员,一种是社会人员也叫非因公人员。”门诊负责人、望京医院骨科大夫陈卫衡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统计名单上的非因公患者大概是150多人,因公医务人员患者人数相仿。

尽管人数并不是很多,但这并不应成为杨志霞们被遗忘的借口,相反,他们更加需要获得社会的关注——这些不论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饱受创伤的人们不仅要长期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还需要面对因病丧失劳动能力而无法赚钱养家甚至连生活都无法自理的窘境。

几年来,政府也做了包括定点免费治疗以及进行生活补助在内的诸多努力,但这并不能打消杨志霞和她的病友们对未来的忧虑。他们自己也在努力着,希望能够在政府和社会的帮助下,有一种可靠、长效的机制可以给予他们足够的保障。

“你说这一家子这日子怎么过。”

当记者第一次见到刘平的时候,杨志霞正在和她说话。和这个圈子里所有的人一样,刘平也是因为“非典”后遗症才认识的杨志霞。

不过,患有“非典”后遗症的并不是刘平本人,而是她34岁的女儿吴洁。自从女儿身上的骨关节开始慢慢坏死甚至生活难以自理之后,刘平就挑起了照顾女儿的担子。

“我女儿是2008年生的孩子,孩子全是我带的。我不光是得带孩子,还得伺候她。穿衣服、端饭、上厕所、提裤子都得是我,就这么伺候这一大一小。”

刘平说,如今属于重残的吴洁全身多处骨关节坏死,不仅不能负重,几乎什么活都干不了,甚至包括给孩子喂奶。

“有一次我女儿给孩子喂奶,我在厨房炒菜,她胳膊抱不住孩子,孩子就掉地上了,就哭。她趴地上,抱不起来孩子也哭,我在厨房听见都哭了就顾不上关火了赶紧跑出来,把小的抱起来,把大的牵起来,结果菜锅就着了。你说这一家子这日子怎么过。”

由于自己的身体也渐不如意,63岁的刘平担子挑的越来越吃力。而现实却是,每周四从位于北京西南角的卢沟桥坐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位于北京东北角的望京医院拿药,几乎可以算得上一周当中她最轻松的时刻了。

杨志霞住的要近很多。从前两年开始,杨志霞就离开自己在东四的老家搬到望京儿子家和儿子同住。因为儿子并不放心母亲一人在家,而且母亲的身体也在每况愈下。

除了股骨头坏死,杨志霞现在身上还有十多种病,“双肩坏死、肺纤维化,这些后遗症是‘非典’直接导致的。还有子宫肌瘤、乳腺增生、严重骨质疏松、心肌缺血,从前年开始是肝囊肿,然后去年有了胆囊肿,而且头两年查都是一个,今年我住院一查全都是多发。”

杨志霞每次吃药也是一把一把的,她掰着指头跟法治周末记者算:生脉胶囊一顿是三粒,钙片一天一粒,阿司匹林一天一粒,血脂(音)一天一粒,参松养心(音)一次两粒,补心颗粒一次一袋,还有一种中成药一次是10粒,都是一天三次……

“还有一些我就不敢吃了,吃了睡觉就不行了,因为我睡眠不好,还得吃安神的、调节神经的,因为我是重度抑郁症,要吃强制安定的药。”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魔仙记公益服

万世手机版

挂机吧小精灵无限钻石

炎黄大陆OL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