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留守妇女家中被人杀害全身6处刀口手臂有烫伤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19:29 阅读: 来源:切墙机厂家

留守妇女家中被人杀害 全身6处刀口手臂有烫伤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婆婆肖仁提到大儿媳妇还泪流满面。

6月11日晚上,家住永川双石镇大涧口村的妇女唐文莲独自在家中被人杀害。据家属称,唐文莲身上有六处刀口,背部有明显打斗痕迹,手臂也被开水烫伤。

案发后,附近村民一直不解,是谁对一个老实本分的妇女痛下狠手?死者家属怀疑是小偷入室抢劫杀人。记者从家属口中得知,15日,警方已抓获一名男性嫌疑人,为附近某乡村民。案件审讯工作正在进行中。

事发突然

留守妇女家中被人杀害

12日早上七点过,婆婆肖仁路过唐文莲家门口时,发现大门紧锁。“我还以为她昨天做活累了,还在睡觉。”肖仁说,她有三个儿子,唐文莲是她大儿媳妇。

肖仁和丈夫老艾分别住在幺儿和老二家中,大儿家紧挨着小儿家。“我大儿在西宁打工,媳妇一直是一个人住。”肖仁说,她和媳妇关系较好,家里的备用钥匙在哪儿,她都知道。

12日晚上6点过,住在唐文莲家附近的村民罗文,一天没见唐文莲,她便和丈夫张华(村长)约上邻居陶英一起来到唐文莲家门口。

“我听到鸭子的叫声,才发现她连鸭子都没放出门。”罗文说,当时,他们心里起疑,因为平时唐文莲一定会把鸭子放出门。陶英赶忙通知肖仁过来。

刚刚割完猪草回家的肖仁得知消息,一路小跑来到大儿媳妇家,发现大门仍然紧锁,她想找备用钥匙开门,发现钥匙没在了。

此时,张华从一楼唐文莲卧室的窗户看到,床上被套、棉絮、毛毯被裹在一起,衣服堆得满床都是。“我前一天在她家吃面,她床铺还很整洁的。”罗文感觉出不对劲儿。

肖仁赶紧捡来院子里的一根棍子,伸进窗户,但棍子稍短,她无法挪动被子。于是又拣来一根长竹竿,费力地挑开一件件衣物,只见唐文莲的头发从被子里露出来!

肖仁放声大哭,“是哪个如此狠心,杀了我的儿媳妇!”

村长张华立即报警,随后警方赶到并封锁现场,法医带走了死者尸体。

案件进展

疑犯被抓获并指认现场

16日,记者来到大涧口村,找到唐文莲住所。唐文莲的家是一栋两层楼高的农村独户建筑,入口只有一扇大门。在正房屋的侧面是厨房和猪圈。

“歹徒可能是熟悉唐文莲房屋构造的人。”肖仁怀疑,歹徒可能想进屋偷窃财物。至于大门为何紧闭,他们猜测歹徒是通过平房爬上二楼,再从二楼下楼梯到一楼唐文莲的卧室。

唐文莲卧室里的皮箱被翻得乱七八糟,“我们的存折都不见了,肯定是想抢钱,也不知道抢走了多少。”肖仁说,她有一张存折在唐文莲皮箱里,但警方告知她存款还在,歹徒只是撕毁了存折。

“她的脖子、腹部、腰部有3处刀痕,手臂有被开水烫伤,背部有打斗痕迹。”唐文莲的母亲邓清说,听到女儿被害后,她在床上睡了一天没起来。想到女儿从小吃苦受累,从不得罪人。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残忍,将女儿杀害。

今年75岁的邓清回忆,唐文莲一岁时,父亲就去世。后她带着唐文莲改嫁到大涧口村许家。将女儿嫁到本村,也是希望能有个照应,没想到女儿还没满50岁,就走在了自己前面。

“听到他们说抓到人了,我很激动,一定要将歹徒绳之以法。”邓清说,15日,一名疑犯被警方抓获并指认现场。但他们只知道已抓获的疑犯是附近某乡的村民。在嫌疑人的指认下,警方在村里河边发现了凶手的作案工具及衣物。

丈夫回忆

事发当晚与妻子通过话

今年3月13日,唐文莲丈夫艾光强外出打工。11日晚9点35分,艾光强从西宁打电话给唐文莲,没想到这是夫妻最后一次对话。当天妻子在电话里告诉他,那天,她上午去了趟双石,下午回家挑了粪……聊了十几分钟才挂断电话。艾光强说,他和唐文莲结婚快30年了,很少拌嘴。

12日晚,艾光强接到母亲肖仁电话,电话里母亲担心说她身体不舒服,让他赶紧回来。第二天艾光强就买了一张飞机票,从西宁回重庆,到家时,已是13日傍晚。

回到家,艾光强才得知妻子遇害的消息,连妻子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当时人就蒙了,蹲在地上站不起来。”艾光强说,他和妻子都是本本分分的农民,从没得罪过人。

艾光强说,他想不通,歹徒为什么如此残忍,“你要抢钱就抢钱,为何要害人?”艾光强无法接受妻子被害的事实。“打电话说有笑的,怎么突然就没了。”

而对于家里丢了什么东西,艾光强却并不知情。“不知道家里有多少现金,但他在外面挣的钱都会寄回家给唐文莲用。”艾光强说,他不知道唐文莲在家里放了多少现金,家门也进不了,还无法求证。希望警方能尽快破案,将歹徒绳之以法。

村民担忧

纷纷叫回在外打工的家属

与唐文莲房屋相隔几百米的村民陶英是唐文莲的好朋友。陶英说,11日上午,她在双石街上遇到了卖蛋的唐文莲,两人相邀一起回家。

11号下午6点过,她和唐文莲通过一次电话。12日9点过,她再次打通唐文莲的电话时,电话迟迟无人接听。12点,她又一次拨通唐文莲的电话,结果还是无人接听。

“我心想这个人在搞什么,怎么电话也不接,门也不开。”陶英说,心里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到了晚上6点过,她才找到罗文和张华一同来到唐文莲家门口。于是便发生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陶英说,村子里多数成年男子都在外打工,留在村里的基本都是老人、小孩和妇女。“大多数都是独门独户,这件事情不查清楚,我们不能安心生活。”陶英说,事情发生后,她晚上都睡不着觉,只好叫回在外打工的丈夫。

唐文莲遇害后,很多亲人陆续回到了大涧口村,他们希望公安机关早日破案,让村子得以安宁。

据唐文莲家属称,他们从双石派出所了解到,案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审讯工作也在同步进行。

武汉丙酮

河北ps4价格

云南粒碱